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快速获得贡献值:
请点击上面的网址,复制您的升级网址,将它发给您的QQ好友,贴吧,常访问的微博,论坛,博客等.当有人点击您的网址进入(加1贡献值,不注册也一样得到),您的论坛积分将自动增加.
离线haierniang
 

发帖
55
美元
188
威望
181
贡献值
0
人民币
1
oy\U\#k   
上半年,被兼并重组的老国营企业---锦江机器厂刚改组了厂领导班子,新的领导班子提出减员增效的口号。 =z zmz7op  
RQYD#4|  
面临下岗失业的危险,每个职工都是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B&m6N,  
~JHEr48  
这几天新任命的人事科科长的办公室内人影晃动,不时爆发出激烈的争吵甚至打斗,进去的人都是脸色惨白忐忑不安,随后就是激烈的争论,争吵,然后迅速升级…… ~,7Tj  
3b[.s9Q  
最后,有头破血流出来的;有脸红脖子粗嘴里骂骂咧咧出来的;也有一副不肖神色走路连腿都不打弯出来的;有双目呆滞,步履蹒跚,踉踉跄跄出来的;更多的是带着失望,愤怒表情出 来的……。 ,H>'1~q  
`Wd4d2aLG  
原本3000多人的大型企业,一下走了快一半人,诺大的国营老厂,几天之内冷清了不少。 MdhD "Q  
"0LSy x  
我妈妈慢慢吞吞的爬着通往顶层6楼人事科的楼梯,并没有多少台阶的楼梯她走了差不多10分钟,今年40岁的我妈妈是锦江机器厂的工会干部兼宣传干事,正是不上不下的尴尬年纪,由于工厂长期处于半开工阶段,我妈妈和厂里大多数人一样没事可做,长期呆在家里,不是打麻将就是看电视,反正每个月还是可以拿600多块的工资,普通的职工只能拿到她的一半不到。 I,W `s  
~S\,  
昨天接到厂里人事科让她今天来报到的电话,一晚上没怎么合眼,第二天一觉醒来右眼皮直跳。 B`)TRt+'.  
f4Ob4ah!(  
早听新来的人事科科长是一个刚毕业不到1年的大学生,也不知道新来的总经理怎么想的,会让一个乳臭未干22岁的半大小子坐上这个重要的位置。 P'^& SK  
=q}Z2 OoYh  
“肯定是当官的儿子”,我妈妈心道。 Irui{%T  
&v#pS!UOj  
我妈妈为了给这个素未谋面的科长留下好的印象,特意起了个大早,冲凉后拿出化妆盒打扮起来,扑粉,描眉毛,画眼线,勾嘴唇,喷香水…… qOv`&%txW  
N}nE?|N=5  
忙的是不亦乐乎,最后打开衣柜试试这件不合身,试试那件也总觉不合适了,最后在我的参谋下好不容易选了一件碎花的连衣裙。 NMS+'GRW  
mt~E&Z(A  
“就是裙子领口开口过低,下摆开口又过高,都到大腿根儿了,哎……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凑合着穿吧,也算青春一把,没想到妈妈上了年纪还这么有味道”我叹了口气。 m 48Ab`  
PD~vq^@Q  
我妈妈看着穿衣镜里的自己,几乎有些不认识了,轻轻扭了扭似乎有了稍许赘肉的腰部,又撅了撅屁股,在收腰良好的连衣裙紧紧的包裹下妈妈浑圆后翘的屁股被勾勒出迷人的曲线。 nNf*Q r%Z  
6^lix9q7  
“妈,这年月,露得越多越性感,你这么漂亮,准保这个新来的小科长眼睛都掉出来”我半开玩笑道。 />wE[`  
=]S,p7*7  
“臭小子,你把你妈往火坑里送啊,是不是太……暴露了……?”我妈妈疑惑道。 ~n$\[rQ  
dQ_hlx!J  
忙了个把小时总算打扮停当, 我妈就急急忙忙的赶到厂里,厂区路上遇到好几个姐妹,一见面大家几乎认不出来她来,我那原本个头就170公分的妈妈脚蹬着尖头高跟鞋,鹤立鸡群的感觉,大家围在一起闲聊了一会儿,女人们都叽叽喳喳个不停,几个黄脸婆带着女人特有的挑剔摸摸她身上这儿,捏捏那里,都说妈妈越来越性感时尚了,弄得原本就比较保守传统的妈妈也挺不好意思的。 5O;D\M{>  
H@b4(6  
得知认识的人一个个都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我妈涂抹得猩红的薄嘴唇到后来都变成了O字型,匆匆告别之后我妈慢慢踱上楼。 (3~^zwA  
]( FFvqA  
“自己好歹也是个干部啊……但是也说不准”“要是下岗回家就麻烦了,可怎么过啊……自己没有别的一技之长, 儿子正念高三准备考大学。”想到这里我妈心里七上八下的。 Shv$"x:W  
?aI. Z+#  
转眼已经来到了人事科办公室门口,我妈深吸一口气敲了下门走了进去。 [^W +^3V  
[=",R&uD$  
“您好,是陈科长吗?”妈妈夹了夹紧喉咙,细声细气的问道。 +cM~|  
>.I9S{7  
宽敞的红木办公桌后面,黑瘦矮小的青年正是新的人事科科长陈一兵,本市市长公子,这个家伙大学时代就是校园一霸,整天逃课不说,今天聚众赌博,明儿就找鸡,要不就是强泡校花,经常为争夺女人大打出手。 dL_9/f4   
?L0|$#Iw  
四年大学生涯是劣迹斑斑,书本没啃多少,学校附近一个市政府扶助的民营企业的10来个打工妹的肚子倒纷纷被他搞大了,弄得这老板哑巴吃黄连,认倒霉自己出钱给打工妹做人流,给营养费,休息期间工资还照发。 [] el4.J,  
G;d3.ml/aZ  
好不容易混毕业到了这个厂里,又仗着总经理姐夫的身份找了几个打手坐镇办公室,找职工“恳谈”,不是今天辞退这个,就是明儿开除这个,稍有言语冲突就招呼打手给工人们“招呼”上了,弄得工人们敢怒不敢言,鸡犬不宁的。 %w?C)$Kn\  
2x<!>B  
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A片,这家伙刚才还在大班椅上打盹儿,听见有人叫他,好不容易撑开眼皮,这一瞅不得了“腾 ”一下立马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F]  
&;~?\>?I  
“这个大姐姐是从哪冒出来的 ?简直是人间少有的尤物”,陈一兵那双眼睛瞪得老大,螃蟹似得几乎跳出眼眶,一下子睡意全无。 TV#>x!5!d  
zXU g(xu  
“玩了这么多女人,都他妈的是小姑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够味的成熟女人啊”,他呱叽一下吞了下口水。 4oL .Bt  
" %qr*|  
眼前的我妈妈华贵雍容,白皙洁净的鹅蛋脸上一双妙目,眼角几缕鱼尾纹掩饰不了岁月的沧桑,一头时髦的大波浪卷发,月白色的碎花连衣裙袍恰到好处的勾勒出成熟丰满的身材,鼓涨的乳房更因乳罩衬垫的作用而夸张的高高突耸。 ANgt\8  
kBxEp/y  
身为过来人的我妈一看科长这表情就知道对方想的什么,粉脸不由得有点潮红,却越发显的风韵迷人。 0X4)=sJP  
"0,FB4L[U5  
“没想到我都40的人了,这年轻的科长竟然也想入非非”,我妈不禁又有些得意。 7t1as.  
evpy%/D  
“看来今天这身打扮是到位啦”。 d3Y;BxEz  
^tjw }sE  
“对,我是陈一军。您……是…………”?陈一兵有些结巴,猴颠屁股一样贴了过来。 T "hjL  
G&@d J &B  
他努力站直不到160公分的身子,也只能到我妈肩膀的高度,脑袋正好对着我妈高高耸立的一对豪乳, 老鼠眼睛目不转睛的上下打量,毫无顾忌的“视奸”我妈妈。 ~9xkiu5~  
[$pb  
因为俩人距离实在太近,这家伙刚才一张嘴,我妈妈还以为陈一兵要咬自己的大奶子,处于女人的本能退了一小步,望着眼前这个色狼令人作呕的龌龊相貌,我妈妈几乎吓倒。 \XYidj  
gwdAf%|f  
“陈科长,我叫许丽华”。我妈妈好不容易定了定神,“厂里很多人都叫我许姨”。 gcB hEw  
%-$BtR2@o  
“那我也叫你许姨吧……许姨,快请坐”。  wlsx|  
4HR36=E6  
陈科长忙不迭的招呼我妈妈坐下,大家便开始寒暄起来,谈话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陈一军始终不发一言坐在那里听我妈妈喋喋不休说起自己从怎么下乡,怎么回城参加工作…… k5J18S  
{M7`"+~w  
一直到现在的经历,那一双眼睛就没离开过我妈妈身上,看得我妈妈有点不自在,不时的在椅子上转动肥臀来躲避对面那个人色迷迷的的目光。 e!o\AB%d  
p2k`)=iX  
说到厂里很多姐妹纷纷下岗,我妈妈不禁眼眶发红,正要打开小提包,陈一军隔着桌子递过来一张手帕。 oK 7:e~  
NbTaI{r  
“谢谢!科长,您真好!”我妈妈一面客气,一面挤出两滴眼泪,用手帕擦了擦眼角。 >3pT).wH|M  
?qi~8.<w  
“不客气,说实话许姨,我一见到你,我就觉得我们很有缘分”,陈一军一张嘴,口水淌了下来,刚才他根本没听全我妈妈说的什么,心里一直在琢磨怎么才能占有我妈妈成熟丰满的肉体,他胯下这根24年的鸡巴还从来没有吃过40岁中年妇女的老穴。 vm{8x o  
(z.n9lkfi  
今天是打算一定要拿我妈妈的老穴开刀不可。 97$Q?a8S@  
-*Rf [|Z  
“许姨,你以后就叫我一军吧?这样亲切一些。” `/'p1?Z"  
/CMgWGI  
一听说“以后”我妈妈心里一松,“看来有门,我还能在厂里呆下去直到退休”。 dvqg H  
rfYa<M Qc  
“好啊,您这样说,那我就这样称呼您了,一军,” MG~Z)+g=y  
WJu(,zM?G  
“哎,这就对了嘛”,陈一军拉了拉还并不成熟的官腔,一面不失时机的拉过椅子坐到我妈妈旁边,还嫌不够近便又凑了凑,膝盖碰到了我妈妈的膝盖。 %8h=_(X\7  
!LM`2|3$  
一面不怀好意用自己右手的猴爪子捏住我妈妈洁白细长的手指,假猩猩故作关切的用手帕擦干我妈妈眼角的泪痕。 'S9o!hb'@  
 }( CYok  
“干吗伤心啊,工作慢慢谈嘛”,陈一军淫荡的看着我妈妈,左手已经从后面把住了我妈妈的香肩。 KvEv0L<ky  
</D.}ia  
我妈妈心里暗叫不妙,出于本能的反映她轻轻挣脱了肩膀上的手。 ep?D;g  
gzn:]Y^  
“一军,别这样”一面不安的看着他的脸色。 D)?%kNeA  
F'OO{nF  
陈一军有些恼怒,但没有立即发作,反而镇定下来。 dKCl#~LAI'  
"uT2 DY[  
话题重新又回到工作,工厂改制,人事制度改革,人员变动,这次口气转了个180度,话锋明显变硬。 }$ySZa9  
R`E:`t4G  
我妈妈越听心里越害怕。 ib#rT{e  
Hg<aU*o;  
一双丝袜脚在高跟鞋里微微出汗。 nDO7  
2T)k-3  
“许姨啊,你也是厂里老职工了,应该有些觉悟,现在厂里困难……你是不是就……”陈一军故意拖长话音。 {U$XHG  
^|p D(v  
我妈妈心里暗暗叫苦,她知道从刚才科长的眼神和行为已经知道这个年轻人想干什么了,也明白先前自己不冷静的举动已经触怒了科长,这下找来他的刁难。 yP"}(!~m  
y0(.6HI  
“那……我……?”我妈妈心里扑腾一下,满脸祈求的神色。 #b;k+<n[X  
bf+C=A)s0  
“还是接受厂里的决定,拿遣散费回家享享清福吧”,陈一军面不改色道。 Gf3-%s xA  
/g!ZU2&l  
“那怎么行”,我妈妈声音变了形,祈求道:“我老公早死了, 我家小强正准备高考, 我这当妈的要没了工作可怎么活啊?”。 3<+ZA-2  
S|)atJJ0G"  
“没办法啊,这是厂里的决定,你是知道的,裁员目标是80%,比你年轻的都裁掉了”。这话不假。 Khi;2{`  
_AX,}9  
“求求你了,科长,看在我给厂里打拼了20年,就让我留下吧,干什么都行啊”,我妈妈略带哭腔道。 h&CZN !  
R:&y@/JY8[  
陈一军这时候来到我妈妈身边坐下,“真的吗?干什么都行”?满脸狞笑着,手冷不防伸进我妈妈开衩的裙摆里面,粗暴的在我妈妈圆润丰腴的大腿深处探索着。 "{qnm+G  
\wsVO"/  
“啊,别……陈科长”,我妈妈满脸顿时通红,一把推掉陈一军的手站了起来,但是想到下岗,她又坐了回去。 B }euIQB  
PN?;\k)"  
“刚才叫我什么?”,陈一军一把抱住我妈妈,臭嘴一下贴在我妈妈脸蛋上毫无廉耻的求欢:“许姨, 你一进门我就喜欢上你了,现在好想和你做爱”。 +DX P &Q  
%a WRXW@c  
我妈妈一面惊慌的扭头躲闪,一面结结巴巴的哀求道:“陈科长……哦,不,一军……别这样,我都40岁的人了…… 太老了……”。 1E / G+pm  
&z40l['4bz  
“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大姐姐”,陈一军拼命垫着脚尖,鸡啄米似的在我妈妈浮起一片红云的粉脸上和高耸的胸部狂吻。 .O'~s/h  
No6-i{HZ  
双手也不失时机的在我妈妈的大奶子和阴部拼命摸索着,仿佛是考古队员惊喜的发掘什么出土文物。 ZCj1Cz]"l<  
PNo:[9`S;m  
我妈妈心想:完了,她守了七八年的清白之身看来今天要被玷污了。又惊又急之下突然脑子一晕,天旋地转,几秒钟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倒在办公室里那张宽大的沙发上,猴急的陈一军已扑到我妈妈身上疯狂的一把撕开我妈妈的碎花连衣裙,露出成熟的胴体,高耸挺 拔的乳峰毫无遮掩的袒露在陈一军的面前, o*/;Zp==  
X"d"a={]  
“一军……求你了,我年纪都快做你妈了”我妈妈哭叫道,不停得晃动手臂阻挡这个粗野的年轻人对自己肉体进一步的侵犯。 N,rd= m+  
]  &"`  
陈一军稍微停顿,带有征服者的眼光慢慢掠过身下猎物,然后他一口叼住我妈妈的奶罩背扣,我妈妈还没回过神,突然觉得胸口一凉,奶罩已经飞到墙角,一对陈一军从未见过的豪乳突然释放出来,在我妈妈雪白的肉体上来回跳动着。 M>m!\bb%.  
0+op|bdj  
“啊……别,不要……”,我妈妈一声惊叫,连忙用手挡在裸露的胸前,可是她的乳房实在太大,一条条静脉血管布满异常白皙的大奶子。 VFZ?<m  
C.:S@{sK  
我妈妈惊慌的推搡着陈一军凑向自己葡萄般大小的奶头的臭嘴,可我妈妈没想到自己一米七的高个竟然无法抵挡个头矮小的陈一军野性勃发的蛮力,我妈妈脑子里飞快的转动,一直纠缠在对下岗的担忧和女性维护贞操的激烈思想斗争中,无形之间已经削弱了她的抵抗。 "Y L^j~A  
$Z]@N nA9N  
终于酸疼的双臂被陈一军死死的压在沙发上动弹不得,眼睁睁得只好任由这个仅比自己儿子大5,6岁的小青年贪婪的吮吸舔弄着自己紫红色的奶头,我妈妈怎么也没想到短短几分钟时间就发生了这样震惊的事,仿佛恶梦一样, “要是自己失去贞操……”,我妈妈简直想都不敢往下想。 " Zhh>cz  
!ITM:%  
“……啊……陈科长……别咬……痛……”,我妈妈现在只能做无助的苦苦哀求。 h M7 SGEV  
\RR` F .7  
我妈妈的大乳房在陈一军猛烈的亲吻下,像新发的面团一样忽圆忽扁,一会儿又被他的嘴吸得老长,我妈妈横躺沙发上,不知怎么的,她突然想看看陈一军现在表情,于是她费力的抬了抬头看看爬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陈一军丑陋的面孔在我妈妈的2个乳房之间忽隐忽现,恶狠狠地啄一下这之乳房之后,又不甘心地叼起另外一只大奶子,仿佛不敢确定应该到底选择哪一只乳房。 P HOngn  
#`gX(C>  
在室内日光灯的照耀下,沾满了这个男人臭烘烘的口水乳房显得亮晶晶的。 UakVmVN/P  
X)hpbHa  
自从八年前爸爸因公牺牲之后,我妈妈就再没有经历过性生活,此刻我妈妈只觉得全身火热,奶头被这个坏家伙吮吸得树立起来。干涸许久的阴道深处不争气得分泌出一些淫水,内裤阴道口部位被打湿了一片。 0(Y,Q(JTo&  
ElpZzGj+  
“许姨,你的身体还是那么滑嫩,真不象40岁的人。”陈一军扶着我妈妈坐起来,双手不停得抚弄我妈妈的一对大奶子,长时间的挑逗使得许姨的奶头变硬充血,像两粒饱满的大桑椹。 +`gU{e,p  
[<U=)!Swg  
我妈妈成熟的身体不情愿的扭动着,可陈一军怎么能轻易放过这块到嘴边的肥肉,这个看着干瘦的家伙左臂托着我妈妈半歪着的裸露上身,另外一只手熟练的分开了有些语无伦次的我妈妈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手指不住的扣弄我妈妈阴部的连裤袜。 CKZEX*mPC  
GB}\7a  
“陈……科长……别,不要……”,可我妈妈那已经8年没有经历过性行为的骚穴在这时候偏偏不争气得分泌出一汪淫水,弄得内裤和连裤袜顿时湿了一片。 mMXDzAllB  
OAs>F"  
“许姨,你看你,淫水都出来了,还说不要,别装了,让我满足你吧”。我妈妈羞臊的恨不得钻进地缝,“把你的工夫施展出来,好好伺候老子,待会儿完事了,我就跟上面招呼一声,明天你就来厂里上班,怎么样?”陈一军一面许诺,一面把臭烘烘的嘴贴上了我妈妈的香唇。 U W8yu.`?  
0aY\(@  
我妈妈听了这话心中一动,原本紧闭的牙关一松,香舌已被陈一军的粗糙舌头卷住不停的吮吸,一股令人作呕的口水也涌过来,让她差点窒息。 &l ]F&-  
zF^H*H  
两人就这样吻了很久,室内啧啧唇舌搅动的声音不绝于耳。 w=(dJ(7gu  
v\8v'EDP  
我妈妈的表情由初时的惊诧变得平静,脸色慢慢转红,伦理道德的防线在生理需求的原始需求和现实生活的客观原因面前正一点点崩溃。 ;}f {o^]'  
j*|0#q;e6  
“…啧啧…许姨……我来了…啧啧…” kZG; \  
+U J~/XV  
“……嗯嗯…啧啧…陈…科----,不要……”,我妈妈半眯着双眼被陈一军疯狂得湿吻得有些神志不清。  24 [cU  
|pBFmm*  
不知道什么时候陈一军已经自己脱得精光,一根与他瘦小身材极其不符的粗大鸡巴斗志昂扬的耸立着,足足15公分的长度在空气中微微颤动,丑恶无比的马眼突兀在拳头大小的龟头上,随时准备冲进我妈妈的荒芜已久的老穴狠狠冲刺。 H'udxPF  
|,`"Omb9+m  
“…陈…科…啧啧……那明儿我到哪儿报到…啧啧……”?,我妈妈乳房下面做阻拦状的手臂软了下来,两人贴得更紧了。 r`sKe &  
{ixKc  
陈一军粗大的阴茎顺着我妈妈的丝袜大腿缓缓向阴户推进,从马眼分泌出来的淫水在我妈妈光洁的丝袜上留下一道发光的痕迹,最后顶在我妈妈的阴户上陷进去一个小窝。 h@*I(ND<  
G)NqIur*Z  
“…啧啧…放心…大美人…啧啧…,群工部总经理怎么样”? h(AL\9{=}  
}z/%b<o_  
“真的?…啧啧…你说话可得…算数啊…?”我妈妈的手有点不太自然的搭在陈一军的背上,心里扑通普通的。心想:这下自己的生计就有着落了。 .YvIVQ  
{`*Fu/Upb  
陈一军放过我妈妈的双唇,低下头勾住了她的腰,右手抓住我妈妈裆部的丝袜,我妈妈暗叫“不好”,还没来得及阻拦,“撕拉”一下,连裤丝袜已经被陈一军粗暴的撕开了一个大洞,露出黑色的蕾丝底裤,用手指挑开内裤的蕾丝边缘,摸着我妈妈丰腴肥白的大屁股,手指再顺着内裤的蕾丝边缘内里,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抓住了我妈妈饱满隆起的肥美阴阜,我妈妈自知今天不能幸免,不由得一声轻呼:“…陈科长…别这样……”。 $v2t6wS,"  
LqI&1$#  
陈一军手掌接触着我妈妈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中指往里抠去…… Ws2?sn#x  
|P& \C8h  
我妈妈那经历过无数性行为的老穴早已早已湿滑不堪。又是一声低低的惊呼,我妈妈下身只觉得一凉,下身最后的遮羞布---蕾丝内裤已经被陈科长无情的扒到膝盖下面,随着我妈妈一声“啊”的娇哧,曾孕育了我的圣洁阴户顿时无遮无掩的呈现在陈一军的面前。 /SM 7t_  
:%AEwRZ  
“哇……许姨,你的阴户好美”,陈一军赞叹到,不错,虽然我妈妈年过40,可展现在眼前的那女性最隐秘的宝物却一点也不逊色于陈一军玩弄过的那10多个年轻的打工妹。 q'y< UyT6  
~e hN%-  
只见我妈妈乌黑发亮的阴毛密密麻麻的沿着阴户周围伸展开来,早已被阴道深处分泌物沁润的紫红发亮的肥厚大阴唇像蚌壳般似开似合,神秘柔嫩的细缝向任何饥渴的男人发出性的召唤。 iuXXFuh  
>h~ik/|*  
我妈妈没想到他这么大胆这么快就直捣自己圣洁私处,久未接受甘露滋润的骚穴传来一波一波强烈的彻骨酸痒,强压已久的淫念强烈反扑。但我妈妈毕竟还是属于传统女性,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刚才听到陈一军的赞叹,我妈妈难为情的转过头去,一串清亮的泪珠滑落到耳边,“让这个小自己10多岁的小男人又是湿吻,又是摸穴,又是啃奶…,今后还怎么见人啊”,我妈妈的脸庞滚烫滚烫的,木然的任由陈一军玩弄自己的大乳房和浓密的阴毛,论个头,要是我妈妈真反抗起来,矮她一个半脑袋的陈一军恐怕占不到什么便宜,可为了生活,我妈妈又动摇了,转念记挂起家中正紧张复习准备高考的我,心里的愧疚感油然而生,“小强,妈妈对不起你啊……”我妈妈的眼眶再次湿润起来,陈一军看着身下徐娘半老的我妈妈娇羞无比的样子,他有种变态淫荡的成我就感。 QX}JQ<8  
o/a2n<4  
陈一军用挑衅的眼神审视着我妈妈,在她眼前把自己的大鸡巴甩来甩去,然后坐在沙发上,洋洋得意的把我妈妈向后一推,让她仰躺着,两手搂着她双腿使劲向两边分开,一个成熟女人又肥又厚的大骚阴户夸张的裸露出来,“好吓人的鸡巴”,我妈妈心里蹦蹦直跳,“会插伤阴道的”,接下来的要发生什么令我妈妈害怕的赶忙夹紧了双腿,慌乱的后悔道:“一军,阿姨年纪这么大了,放过我吧” JQej$=*  
vpT\ CjXHZ  
陈一军望了眼我妈妈的大乳咽了咽口水,“许姨,其实你也想要,干嘛欺骗自己,让我彻底占有你这个成熟女人的肉体吧”,话音刚落就急不可耐的趴上我妈妈一丝不挂的身体,粗硬的大鸡巴热火朝天的在我妈妈的阴户上寻找入口,“…不要…不要…”看到陈一军过激的举动我妈妈突然有点反悔,一面奋力抬起肚子想把陈一军颠下去,一面紧闭双腿不让陈一军的鸡巴顺利插入,双手不停的在陈一军赤裸的后背锤打着。 >0iCQKq  
B>cT <B  
已经半疯狂的陈一军哪里能善罢甘休,上下夹攻,拼命张开狮口大口吮吸我妈妈的肥乳的同时双手尽可能地向两边分开我妈妈的大腿,终于把半个龟头塞进我妈妈的阴唇中,这下我妈妈彻底放弃了希望,因为她知道一定会发生什么了,脑海里霎那间奇怪的浮现我在房间埋头学习的样子……。 Crj7n/mp]s  
u.n'dF-  
我妈妈想到这里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突然令她仿佛尚报有一线希望的努力抬高下身妄图拒绝陈一军的插入。 hg<[@Q%$o  
V'dw=W17V  
可是晚了,“芝麻,开门吧……嘿…嘿!”陈一军短促的喝道,下身猛的一沉,我妈妈撕心裂肺哀嚎一声:“…不要…啊…啊…啊……”,粗大的阴茎以雷霆万钧的力道无情的分开我妈妈紧闭的阴唇捅了进去直达花心深处。 :eL[nyQr  
RS&BS;  
我的妈妈许丽华就这样在她40岁的时候在她为之奉献了20年青春的厂里被陈一军这条色狼奸污了....... M,kO7g  
nIL67&  
等到我妈妈悠悠醒来已经是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陈一军仍然在上面三浅一深的奋力抽插,我妈妈的阴户被操得咧开了一个大洞,骚水不住地往外流,涨鼓鼓的大奶子在陈一军有节奏的撞击下来回晃动,“…小强…”,我妈妈的泪水无声的淌了下来…… KlS#f  
#1*7eANfr  
“…许姨…你的骚穴…好带劲…”,陈一军往后猛的甩了甩头,放浪的嚷道,鸡巴进进出出的没有停的意思,整个房间里充斥着淫靡的气氛,生殖器相互撞击发出的“噗哧噗哧”的声音不绝于耳。 H0])>1sWB  
jy>?+hm?  
失去贞洁的我妈妈脑海里一片空白,起初还跟死人一样被陈一军压在身下任意折腾,慢慢浑身开始燥热起来,松弛的阴道被陈一军异于常人的大吊塞得慢慢的,一种从未领略过的充实感让我妈妈的骚穴不争气的喷发出一股一股的阴精,丰腴的肉体在无耻之徒肉棒的驱使下轻轻颤动。 9(!AKKrr;  
,H.5TQ#  
“…啊…啊,一军…”我妈妈虽然尽力忍耐可是仍然控制不住叫出了声,“什么……”,陈一军停了一下,用嘴封住我妈妈的香唇,俩人的嘴里同时发出了“啧啧”接吻声。 t\YM Hq<Y  
]o=ON95ja  
“许姨…你的阴户……好紧啊!……包得我好舒服……啊……啊……”,陈一军又猛的抽插几下。 A1Uy|Dl  
+rSU  
“……木已成舟……”我妈妈皱着眉头,绝望的闭上眼睛,极力控制自己的声调:“…一军…慢点…我热…”,破罐子破摔的我妈妈开始兴奋起来,双腿翘起来环过陈一军的腰际,努力再张开阴户迎接这个小男人的一次次冲击,又是几百下的抽插俩人通红的皮肤上渗满了密密的汗珠,“…啊……啊……我操…我操…你这个老骚货……”,陈一军怒吼着发疯一样狠狠摆动臀部,或是旋转,或是一杆到底,我妈妈终于忍不住浪叫起来,极度兴奋的老脸张扬着痛苦的表情,一张樱红的嘴变成O字形,往外不停的喘息。 bd}[X'4d  
4e|N^h*!  
“……哼……哼……哼……”我妈妈被插得喘不过气来。 T fIOS]  
a%kvC#B  
“……许姨……我干死你……”“……军……你的好强……”“……爽吧?……”“嗯”,我妈妈忙不迭的点头承认到,除了丈夫,从来没有另外一个男人的阴茎如此在自己的阴道里这般横冲直撞,何况又是这么巨大。 @VG@|BQWa  
q7soV(P  
“……你的……好大”我妈妈有点语无伦次,陈一军被我妈妈欲仙欲死的骚模样感染下,一憋气,阴茎又陡长了几分,毫无怜悯的肆意的在我妈妈的阴道深处冲杀着,“今天……总算尝……了你这种成熟女人…的…肉味……”陈一军满足的狂吼起来“……啊……啊……你好讨厌……”,我妈妈掐了他一把,红着脸说呜咽道,同时感到阴道深处一阵痉挛,连忙又把阴部挺上来紧紧凑合着。陈一军顶着沉重的喘息道,“……干你……干你……嘿…嘿…嘿!”“……啊…啊…啊……一军……你顶得好深……”我妈妈略带哭腔道,心里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辈子,今天倒让这个20出头的小子干得死去活来,阴唇被他的阴茎插得翻进翻出的。 #M'V%^xP  
kQd|qZ=:w  
阴道口,阴毛,阴茎上都沾满了污浊的泡沫状的东西,沙发上满是两人流出的淫水…… )'RaMo` 4  
}><[6Uz%  
过了几十下,我妈妈便露出了崩溃的样子,又是连续一串强攻后,我妈妈在一声尖叫之后,穴心涌出了滚烫的阴精,而最深处的花心如同吸盘一般,让陈一军的龟头一阵酥麻,“…1234……2234……3234……”陈一军喊着号子也做着最后的冲击,“别……别射进来……”,我妈妈慌张道,“…你应该……结扎了吧?……” ?D)$O CS  
}hg2}g99  
“……啊……没……没有……啊……插得好难……受……”“怎么可能”?陈一军有些疑惑,“……啊……啊……我………没上环………别……啊……”,我妈妈断断续续的从牙缝迸出这句之后不堪忍受的闭上双眼,持续2个小时的高强度性交让她后半段完全处于颠狂状态,“……我每月都来月经,不骗你……别……啊……啊……别射进来,会怀孕的……啊……”我妈妈一声长叫,喷出一股阴精后彻底散架,一堆白肉瘫在沙发上不停的颤动,陈一军咬住牙关喝喝几下也把持不住,精关一松,浓稠的精液激射而出,统统在我妈妈的子宫深处迸发了。 6L\]Ee  
=)g}$r &<  
俩人如卸重负一般相拥在一起,大汗淋漓的肉体还散发着阵阵热气,松弛的阴茎从我妈妈的阴道口缓缓滑了出来,带出一大股体液精液的混合物,二人四目想望,突然,我妈妈嘤的一声双手捧住脸低声哭了起来。 (jyufHm  
+|X`cmnuU  
“怎么了,亲爱的?”陈一军带着满足的表情欣赏着从我妈妈阴道流出的精液,一边搓她的大奶子关切的问道,“你我既然已有夫妻之实,就不要多想了”,陈一军老道的劝慰道,这种事情显然他见的多了。 , #GB  
{n|Uf 5  
“可…我都这把年纪了还……还被你……今后可怎么见人啊?”我妈妈肩膀不停的抽搐,“……要是怀孕……”我妈妈惊恐的想到这里,一拍大腿嚎起来:“我就不活啦”……“怎么会,要是怀上了,咱们就要…嘿嘿,男孩姓陈,女孩跟母亲姓许……呵呵”,陈一军奸笑道,心里自豪的暗想:要把你这个老娘们的肚子搞大,那我爽啦。 jgPUR#)  
6`7bk35B  
许姨听他这么一说,又是难过又是担忧的哭天喊地的嚎起来…… dy5}Jn%L  
coPdyw'9&  
陈一军连忙搂住我妈妈轻言细语的劝起来,人事科办公室渐渐安静下来……。 [Y, L=p  
}#4Ek8nFR  
第二天,厂里下达了红头文件,正式任命我妈妈为仓管部总监,并且给她配置了专车和刚从大学毕业的年轻秘书,我妈妈虽然心里带着一丝不安和羞惭走马上任了。 #l: 1R&F  
Q/4ICgo4  
熟悉我妈妈的同时渐渐发现她身上起了一些变化,出手阔绰,穿金戴银,天天换着不同的时装,每隔几天必去一次美容院…… w >2G@  
ao.vB']T  
经常出入人事科,并且一进去就老半天,大白天的都紧闭办公室门,出来的时候,常常神色不定,法际散乱,面色桃红……
点击查看最全中文字幕最新AV大片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